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塑化期货:谱写产融结合“三部曲”
来源:http://www.szzildz.com 编辑:www.k8.com 2019-07-03 21:15

  “过去10余年是塑化企业不断提高对金融衍生工具认知和运用的10余年,也是产业链的外部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向产业链内部不断优势互补、不断嫁接的10余年。”在6月26日举行的“2019中国

  据了解,2007年,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上市了该所首个工业品期货品种——LLDPE期货。十年多来,在大连塑化期货市场从无到有、从起步到成熟的发展历程中,众多石化企业通过利用期货工具,增强了管理风险的意识、能力和水平,业务模式不断创新,产融结合日益紧密。

  2007年,大商所上市了该所首个工业品期货品种——LLDPE期货。金融衍生品与石化产业亲密接触的故事由此展开。

  LLDPE期货可谓生逢其时。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美国发生了此后演变为全球金融危机的次贷危机。

  “2008年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全球资产价格暴跌,石化行业的景气周期戛然而止,给企业风险管理敲响了警钟,期货市场的避险功能随之凸显。”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PE公司董事长傅杰表示,2007年以前塑料期货尚未上市,产业定价权更多地集中在上游大型石化企业手中,中游流通服务企业和下游工厂缺少足够的议价能力和风险转移的能力,业务模式多停留在“一买一卖”的现货采销上;2007年到2013年,中游流通企业逐步开始尝试参与期货市场,以管理规避价格风险为目的进行套期保值。这一阶段,下游生产企业对期货市场参与度非常低,仍旧维持传统的“一买一卖”业务模式。

  2014年以后,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逐步深入人心,有效引导了产业在周期中的能动性。同时衍生工具的推陈出新,也推动传统贸易模式向新的基差点价创新型的贸易模式转变。

  “2014年以后,中游企业已开始利用期货进行库存管理,对下游客户推出点价服务。下游生产企业也逐渐认识、理解并运用期货工具,与中游伙伴通过点价贸易加深双方合作关系。2015年后,随着更多投资机构介入,专业化竞争加剧,基差报价、定价成了中游企业关注的焦点。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愈发突出,金融定价已成为主流趋势。”傅杰称。

  浙江特产石化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小明对此也深有感触。袁小明表示,如今参考期货价格已成为主流定价模式,交易各方也通过基差交易模式来进行交易,这是一种进步。

  LLDPE期货上市以后,大商所又相继推出PVC、PP期货,2018年底顺利上市乙二醇期货,石化期货品种链条日益丰富。这一过程中,随着对金融衍生工具理解和运用程度不断加深,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工具已经不单单是一种风险管理的工具,对产业链企业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优化贸易模式,改善合作关系,与合作伙伴互利共赢的新型服务工具。袁小明认为,这是金融衍生品促进产业实现的又一大进步。

  “传统贸易商和客户之间是一种相互博弈的关系,但如今通过基差交易,能够把价格的选择权让渡给客户,这样贸易商与客户之间实际上形成了一种合作共赢的关系。”袁小明表示。

  傅杰也表示,在金融衍生工具出现之前,由于市场缺乏相应的风险管理手段,风险只能通过现货交易转嫁给对手方,因此双方之间必然是一种博弈的关系,难以产生充分的信任,更难以充分地交互合作。这种买卖关系注定是浅层的、短期的。基于此,双方难以进行深度合作。而有了衍生品工具以后,作为产业链“蓄水池”和“缓冲带”的中间服务商,可以通过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工具来转移风险,从而更好地承担起分销和供应的责任,更容易与客户建立起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基差贸易把传统贸易双方博弈的关系变成了一个“在谈笑中把生意做了”的关系,基差的卖方赚得稳定的利润,基差的买方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选择相应的价格,这个过程中,风险被转移到期货市场,中游企业完成了角色转型。

  “特别是近几年大商所又相继推出了场外期权、指数互换业务,对于贸易商来说,在服务中小用户、满足其个性化需求方面会更有优势。”袁小明认为,贸易流通企业未来一定是以期现结合为基础,综合利用期货、期权、指数等金融工具在市场中生存和发展。

  在会上,专家们普遍表示,在石化行业努力实现转型发展的当下,产业链内部与外部要协同发展,产融结合,优势互补。

  “从根本上讲,当前产业客户的需求是对价格进行风险管理,而金融机构的诉求是服务实体经济,在金融定价影响逐渐加深的过程当中,如何利用好金融工具为产业发展做贡献,是双方的共同目标。”行业人士表示。

  傅杰认为,产业链内部的风险管理诉求,需要从产业链的外部去寻找答案,实现产业链外部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向产业链内部不断嫁接、优势互补。

  国泰君安(港股02611)风险管理公司场外衍生品部总经理夏龙认为,实体企业与期货经营机构之间必须要走优势互补的产融结合道路。未来,实体企业应当具备较专业的金融知识,拥有专业的风控团队和交易研究团队。同样,未来期货经营机构也要加强对产业、现货贸易的理解,发展自身在融资、外汇、利率等市场中多元化金融服务能力。

  “所谓金融衍生工具助力产业链深度协同,核心是平台、创新、赋能三个要素的有机整合。其基础便是大商所在塑化期货市场以及场外衍生品市场建设上的不断完善和优化,一方面为产业链企业开展价格风险管理提供了有效的工具和平台,另一方面通过期货、期权等市场化交易平台,搭建了产业链内部企业与产业链外部金融机构协同发展的桥梁和场景,进一步加快了产融结合的协同发展的进程。”傅杰说道。

  十多年来,大连石化期货市场稳步成长,长期保持全球最大的石化期货市场地位。一个文学编辑眼中的中国作家成长史还原文学生产过程,“石化产业产融结合日益紧密,大批石化企业管理风险的意识、能力和水平不断增强,统筹利用期货、现货两个市场,通过参考价格经营、套期保值交易和基差贸易等逐步改变了传统经营模式,石化产业与期货市场保持着良性互动发展。”大商所总经理王凤海在会上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