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日本央行欲对超宽松政策说不
来源:http://www.szzildz.com 编辑:www.k8.com 2019-03-29 07:55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3月4日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发表讲话时表示,将在适当的时候就退出超宽松政策的计划进行讨论和沟通,以避免持久的货币刺激措施造成的副作用。

  由于长期低利率刺激,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银行去年的房地产贷款金额已经创下纪录,这让日本银行深感焦虑。日本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底日本国内银行发放的房地产贷款余额达到78.94万亿日元(约合7120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日本银行发放的房地产贷款在超宽松利率水平下已经连续4年增长。

  一些研究人员警告说,这一指标有可能将央行衡量金融过热的指标推进到警戒区域。根据大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小山智的研究,2018年底,日本房地产贷款与GDP的比率为14.8%,高于这一比率的长期平均趋势区间11.66%-14.04%。他表示,日本央行今年4月发布下一份报告时,这一指标的恶化趋势将更为明显。日本央行一位官员还表示,尽管去年新增房地产贷款速度出现放慢,但放慢的步伐小于预期。这位官员还认为,2018年日本央行春季报告中对房地产融资警告力度较弱是一个错误。

  与此同时,现金的流入、劳动力短缺以及资源价格的上涨已经推高了东京的房地产价格水平。上一次日本出现房地产泡沫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数据显示,东京的房地产价格已经接近泡沫时代的水平,尽管日本房地产价格从总体水平上看,还没有达到泡沫时代的水平。统计数据还提示,长期借贷正在增加,尤其是购买用于出租的公寓的贷款增加明显。这意味着长期金融风险正在稳步增加。

  不过目前,央行观察的14个经济过热指标还都没有进入过热区间。有分析人士认为,即便有指标进入过热区间,也并不一定意味着经济已经出现泡沫。

  黑田东彦4日强调,需警惕持久货币刺激措施的副作用,比如引发金融系统不稳定性的风险。“为了确保市场维持稳定,在适宜的时机制定出一个如何推进退出的策略和指引非常重要。”黑田东彦表示,“当这个适宜的时机到来时,我们将在政策会议上讨论退出策略和指引,然后恰当地传达给市场。”

  在反对派议员要求其对货币刺激措施的副作用发表评论时,黑田东彦表示,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可能扭曲国债市场,并有碍金融中介作用。“外界担心低利率环境和竞争将延长金融机构面临的利润下行压力。因此我意识到存在金融中介作用可能停滞,金融体系可能变得不稳定的风险。”他说,“鉴于金融机构有足够的资本基础,我不认为目前这类风险很大。但我需要对未来发展给予足够的关注。”

  不过,黑田东彦也为实施了近6年的超宽松货币刺激政策进行了辩护,称其帮助日本摆脱了通货紧缩,提高了公司利润并开创了近乎充分就业的局面。黑田东彦还表示,日本央行目前没有具体的退出策略,因为实现2%的通胀率目标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黑田东彦重申,日本央行将“耐心地”维持其大规模刺激计划,以确保通胀加速达到2%的目标,并表示经济正在维持实现日本央行价格目标的势头。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在这次议会会议上表示,他对黑田东彦引导货币政策的能力有信心。“要是没有大胆的货币宽松,日本今天仍将处在通缩之中。”安倍表示。

  日本央行超宽松政策至今仍未使通胀达标,因此此前一些游说机构认为,日本央行需要重新检视其货币政策框架。其中最强的声音来自日本银行家协会会长藤原浩二,他同时也是瑞穗银行总裁。藤原浩二认为,日本央行不应坚持其通胀目标,应该以合理的价格增长区间来加以替代,从而提高货币政策的灵活性。

  路透社2月下旬公布的对38位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目前有29位经济学家认为日本央行未来将会相应缩减购债规模,其余经济学家则认为央行将继续维持或增加购债规模。

  黑田东彦在此次讲话中谈到,退出超宽松政策涉及上调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超额准备金的利率以及缩小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措施。预计届时日本央行会对这些项目进行探讨。

  目前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已经陷入两难境地。多年来的重度刺激未能刺激通胀达标,而央行不得不维持大量购债计划的同时,金融机构却因低利率而不得不忍受微利压力。数据显示,2018年12月,日本年度核心通胀率为0.7%,ag88环亚娱乐。为七个月低点。而油价不振以及房屋开支温和有可能使通胀继续处于低迷状态。日本第一大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去年到12月,三个月的净利就下跌了6.4%。

  由于超宽松货币政策施展空间有限,各方对财政政策接力存有期待。不少经济学家还批评日本央行的政策放松了财政约束。超低利率减少了政府债务成本,掩盖了市场预警信号。上月底,黑田东彦就表示,财政和货币政策在推动日本通胀水平达到2%的目标方面需保持一致,仅靠宽松的货币政策,要达到2%的目标需要很长时间。

  彭博社援引日本庆应大学财政政策专家小林庆一郎教授的观点称,对于日本货币政策而言,现在是时候利用宽松财政政策的助力退出超宽松状态了。他警告说,如果政府不能将宽松财政政策列于首位,那么有可能引发金融风险。在日本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之前,市场需要确认日本政府能严肃对待日本的财政健康,因为日本债务规模已经十分庞大。他认为,日本央行的退出超宽松货币策略和日本的债务管理政策是相互联系的。这位专家还表示,日本央行和政府间需签署一个新的协议来保证央行在努力实现2%通胀目标的同时,政府的财政政策能保证经济增长率的提高。

  曾参与设计质化和量化宽松政策(QQE)的日本前银行官员岩田警告说,如果没有强劲的刺激消费的措施,通胀是无法达到2%目标的。而目前货币政策工具几乎已经用完,因此必须依赖财政扩张政策。目前所能做的就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必须形成组合。需要资金能够直接流入和永久流入实体经济的机制。

  2018年10月,日本宣布将消费税由8%上调至10%,新税率将于2019年10月实行。推行消费税是安倍经济学和日本财政改革的重要内容,消费税提高能否如安倍政府预期,扭转日本不断攀升的财政赤字,为日本经济的复苏提供新动能,或是抑制消费和投资,终止日本经济复苏的步伐现在难以下结论。然而,根据日本内阁府1月份的估计,在基准情景下,日本政府实现预算平衡的时间最早也要到2028年,而此前政府的目标是在2020年实现预算平衡。(记者周武英)(来源: 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