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效仿美国遏制中国?日本打算布这样一局
来源:http://www.szzildz.com 编辑:www.k8.com 2019-03-28 12:37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自民党的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3月20日完成一份建议报告,要求政府效仿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在首相官邸设立一个经济外交和安全保障领导机构。

  简单来说,该建议案的核心内容是要创建日本版国家经济委员会。建议案设想其作用是,分析日本企业供应链因网络攻击被切断或机密情报被外国企业盗取等风险,并研讨应对措施。另外,它还将促进与产业界和外国共享情报,对企业交易设限。

  日本《每日新闻》指出,在美中两国力量之争愈演愈烈之际,要求设立日本版国家经济委员会的目的在于建立一种体制,以便日本政府能迅速应对。据了解,现在,日本首相官邸设有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和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但它们不具备与盟国讨论经济制裁问题的机制。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指出,该建议案是受到中美经贸摩擦的启发,仿而效之。一旦该经济安全机构成立,将是日本的国家安全机构和对外机构进一步走向全面化的一个标志。但因为要与仿效美国成立的日本版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在框架上避免重合,所以这次该新机构将界定在经济安全、经济外交的范围内。

  作为该建议案的提出方,日本自民党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会长甘利明就指出,目前政府的体制和企业的意识都还存在不足。他强调了通过日本版国家经济委员会尽早掌握信息的必要性,这些信息涉及网络攻击的途径和可疑股价变动的原因等等。《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援引该建议案的内容指出:“采取经济外交战术,为使本国意志得到服从而对特定企业或产品、服务实施多种经济制裁的经济战略正日趋激烈。”建议案特别指出,现在已出现一些巧妙手段,如对具有安保相关技术的企业实施网络攻击,引发其经营混乱,造成其股价下跌,然后加以收购。

  不过,议员联盟负责人说,“估计这一机构还不会马上得以创立起来”。

  对此,周永生认为,该建议案实现的可能性很大。因为目前日本的确没有像美国那样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机构,但在实际操作方面,日本产业省部分兼任着这方面的职责。日本现在想突出经济安全和经济外交方面的监管,成立一个超越省级的独立机构,实现的几率很大。

  但即便该机构能够成立,其实日本也面临着两难的局面。有专家指出:“无论站边美中哪一个阵营,日本企业都很可能被要求表忠心。”甘利明也表示,日本企业需要采取可以保持平衡的措施。

  事实上,日本的心态是矛盾的。周永生分析认为,在安全政治方面,日本肯定会以美国的协调为指导,在大政策大方向上追随美国。但在经济领域,因为与美国有一定的距离和温度差,相反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更加密切。特别是在进入中国市场方面,日本不一定完全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有些方面可能会与中国利益一致。比如最近几年,日本在美国压迫下进行全面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日本害怕美国强制性削减日本对美国贸易逆差的措施,所以主张要坚决维护世界自由贸易体制,反对“美国优先”主义,在这方面与中国的立场在大方向是一致的。

  周永生指出,我们应该理性看待日本成立这样一个机构,要看到它可能带来的长远影响,并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避开风险。

  资料图片:日本东京的一个港口,一名工人在集装箱上工作。(新华社/路透)

  参考消息网3月23日报道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自民党的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3月20日完成一份建议报告,要求政府效仿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在首相官邸设立一个经济外交和安全保障领导机构。

  简单来说,该建议案的核心内容是要创建日本版国家经济委员会。创新让小微信贷产品“出奇制胜。建议案设想其作用是,分析日本企业供应链因网络攻击被切断或机密情报被外国企业盗取等风险,并研讨应对措施。另外,它还将促进与产业界和外国共享情报,对企业交易设限。

  日本《每日新闻》指出,在美中两国力量之争愈演愈烈之际,要求设立日本版国家经济委员会的目的在于建立一种体制,以便日本政府能迅速应对。据了解,现在,日本首相官邸设有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和经济财政咨询会议,但它们不具备与盟国讨论经济制裁问题的机制。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指出,该建议案是受到中美经贸摩擦的启发,仿而效之。一旦该经济安全机构成立,将是日本的国家安全机构和对外机构进一步走向全面化的一个标志。但因为要与仿效美国成立的日本版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在框架上避免重合,所以这次该新机构将界定在经济安全、经济外交的范围内。

  作为该建议案的提出方,日本自民党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会长甘利明就指出,目前政府的体制和企业的意识都还存在不足。他强调了通过日本版国家经济委员会尽早掌握信息的必要性,这些信息涉及网络攻击的途径和可疑股价变动的原因等等。《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援引该建议案的内容指出:“采取经济外交战术,为使本国意志得到服从而对特定企业或产品、服务实施多种经济制裁的经济战略正日趋激烈。”建议案特别指出,现在已出现一些巧妙手段,如对具有安保相关技术的企业实施网络攻击,引发其经营混乱,造成其股价下跌,然后加以收购。

  不过,议员联盟负责人说,“估计这一机构还不会马上得以创立起来”。

  对此,周永生认为,该建议案实现的可能性很大。因为目前日本的确没有像美国那样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机构,但在实际操作方面,日本产业省部分兼任着这方面的职责。日本现在想突出经济安全和经济外交方面的监管,成立一个超越省级的独立机构,实现的几率很大。

  但即便该机构能够成立,其实日本也面临着两难的局面。有专家指出:“无论站边美中哪一个阵营,日本企业都很可能被要求表忠心。”甘利明也表示,日本企业需要采取可以保持平衡的措施。

  事实上,日本的心态是矛盾的。周永生分析认为,在安全政治方面,日本肯定会以美国的协调为指导,在大政策大方向上追随美国。但在经济领域,因为与美国有一定的距离和温度差,相反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更加密切。特别是在进入中国市场方面,日本不一定完全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有些方面可能会与中国利益一致。比如最近几年,日本在美国压迫下进行全面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日本害怕美国强制性削减日本对美国贸易逆差的措施,所以主张要坚决维护世界自由贸易体制,反对“美国优先”主义,在这方面与中国的立场在大方向是一致的。

  周永生指出,我们应该理性看待日本成立这样一个机构,要看到它可能带来的长远影响,并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避开风险。

  资料图片:日本东京的一个港口,一名工人在集装箱上工作。(新华社/路透)